崔武:法律人要读雨果

日期:2019-08-28 / 人气: / 来源:未知

最近读了雨果的几本名著,如《九三年》、《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灵魂很受震撼。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博爱。

 

南京中山陵有孙中山先生题写的博爱牌坊。孩子曾经问我,什么叫博爱?我说,博爱就是博爱。接着就说不出来了。

 

在法国巴黎街头,塞纳河畔,我看到飘扬的三色旗。它代表了法兰西民族精神:自由,平等,博爱。虽然,游览了巴黎的很多名胜,但是对博爱的认识还是肤浅的。

 

 

有人说:博爱就是爱一切人。但是中国向来崇尚阶级斗争,立场很重要。组织上向来强调我们要站稳立场。要与坏人划清界线。所以,真的博爱起来,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为了政治立场,夫妻反目,父子挥拳确实是大有人在的。所以,在中国给孩子解释博爱,实在是难为我了。

 

 

读了雨果的几本名著后,我终于认识到,博爱其实就是人道主义。《巴黎圣母院》中,埃斯梅纳达为了救下误入奇迹王朝的穷诗人甘古瓦,表示愿意和他结婚,以免除诗人一死。甚至对绑架她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不计前嫌,给她水喝。特别是丐帮,那些小丑,那些卑贱的人都有大爱之心。《悲惨世界》中的的主教米里哀对偷走他的银器的逃犯阿让给其挽救的机会,对警察说银器是送给他的。让逃犯阿让良心发现,走上自力更生之路,最终成为老板,当上市长。雨果小说中,无论写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都有人性的光辉。没有简单的脸谱化。《九三年》写法国大革命时期,革命派和保王派之间互相杀红了眼,他们的口号是:“绝不宽大”、“绝不饶恕”、“革命只相信铁石心肠的人”。书中的反面人物,保王派领袖朗德纳克侯爵罪恶累累,但是为了救大火中的三个孩子,甘愿被俘,返回火场救了三个孩子。这就是博爱。共和派的郭文将军为其大难临头舍己为人的精神所感动,代其受罪,甘受绞刑。这也是博爱。军事法庭庭长西穆尔登执行郭文死刑后,精神错乱,也开枪自杀。这说明法律之上还有更高的价值。用雨果的话说,就是“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西穆尔登与清末的山阴县的知县李钟岳一样。当年李钟岳审讯革命志士秋瑾,做了刽子手,后来灵魂崩溃,在家里悬梁自尽。中国人认为法律之上还有天理良心。用岳飞临死之前说的一句话,叫“天理昭昭,天理昭昭”。

 

 

正是由于对人的基本权利的尊重,尽管你对别人有深仇大恨,但是不能杀人伤人。更不用说将别人分尸藏在冰箱里。何况这个人曾经是自己的妻子。尽管是犯罪嫌疑人是扫黑除恶的对象,被关在看守所,但是我们还要给吃给喝,定期检查身体,有病要给治疗。不能搞酷刑伺候。人道主义就是做人的底线。人道主义,就是不分敌我,要保障人的基本权利:生存权,健康权,表达权(包括辩护权)。甚至有免于恐惧的权利。就像孟晚舟,虽然面对刑事指控,但是还可以自信满满地说,我相信加拿大司法的公正。仍然可以在家读博士课程。

 

 

雨果是法国大革命的同龄人。对法国大革命有深刻的洞察。可以说,他是大革命的精神导师。在他的笔下,贵族们道貌岸然。小人物却很高尚。他是歌颂无产阶级的。但也不是说反动的保王派就没有道义。他们也在为主义而战。所以,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是自由、平等、博爱的最好注脚。法国大革命就是一次理想主义革命。1789年法国国民议会在世界上首次提出了人权宣言。从此,天赋人权,自由平等,无罪推定思想深入人心。后来美国的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都是步其后尘。这与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功利化倾向是不同的。我们的祖宗造反,就是为了土地,为了有饭吃。法国人坚信,有民权才有民生。所以把自由、平等、博爱作为民族精神。

 

 

作为律师,要了解现代法律的基本精神,就是要找到现代法律文化的源头。不读雨果,就不能明白人的高贵所在,就在于人的精神追求。我记得刚刚开始做律师的时候,曾经有个当事人找我要帮助他离婚。说夫妻闹得不可开交。我让他先回去冷静考虑三天再来。后来他一直没有来找我。据说,后来夫妻两人日子过得挺好的。作为律师,我接受委托也没有错。但是我们法律人要有博爱精神。要有超越个人利益的之上的人性关怀。法官,警察更是这样。法律人不能仅仅是冷漠的法律工具。《悲惨世界》中的沙威警长就是一个偏执的执法狂人典型。哪怕他发现执法可能因此产生错误和残酷的严重后果,但为了维护法律和秩序,他也会在所不惜。沙威警长是当时社会病态秩序的真实写照。是我们法律人的一面镜子。

 

 我认为,我们吃法律饭的,如果在“法律至上,党的利益至上,人民的利益至上”之外,心中再默默加一个“人道至上”,那在人格养成上可真是“止于至善”了。

 

作者:崔武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