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恋不可怕,没有救济才是可怕的

日期:2018-04-18 / 人气: / 来源:未知

最近,原北京大学沈阳教授二十年前涉嫌性侵女学生的师德争议成为关注的焦点。目前师生恋、性侵女生、导师把研究生当成保姆等师生关系异化现象很突出。在人身依附、精神强制下,怎么能养成健全的人格呢?不要说大学,就是中小学,老师在课外办班,对学生搞有偿家教也是一个顽症。不要说教师搞有偿家教屡禁不止,让师生关系充满铜臭;更不要说学校里面开的各种商店,早已成为逐利者争夺的战场,向幼稚的学生推销质低价高的商品,这已经是众所周知,只有孩子不知的一股歪风。甚至前一段时间发生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也成为人们痛心疾首的热点问题,家长们只能徒呼无奈了。

 

这些校园问题无不涉及到权力滥用。更可怕的是这种滥用的权力缺少制约。北京大学现在也承认,二十年前对沈阳案件的处理存在宽松软的问题。与沈阳兼职的上海师范大学主动解除与沈阳的聘用关系的果断相比,南京大学还是不敢动真碰硬,仅仅要求沈阳主动辞职,并没有采取主动的处理措施。沈阳的师德问题发生在二十年前,但是南京大学虽然现在才知道,但是对实行师德有亏一票否决永不录用的学校仍然有溯及力,不存在处理超过时效的问题。南京大学可能是怕主动开刀,要涉及法律纠纷。经过繁琐的法律程序,这个我觉得不要怕。只有繁琐的法律程序才能让正义看得见。本律师注意到,当时北京大学没有师德师风委员会,组织处理决定仅仅是学校内部处理,处理决定作出前也没有听取被害人家属的意见,处理决定做出来也没有送达被害人,更没有告知被害人家属不服处理决定的申诉程序。权利无救济,等于无权利。一个不公正的处理决定导致受害人亲属,导致受害人同学为此耿耿于怀二十年。也导致师德有亏的长江学者成为害马二十多年。因此,现在利益各方为这个案件哪怕耗上一年官司,也是周瑜打黄盖,值得的。

 

目前,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小学,缺少有公信力的解决学生与教师、学校之间利益冲突的申诉救济程序。包括喊冤的沈阳,也应该给他申辩的机会。现在自媒体发达了,但是不能仅有舆论法庭上的各说各话。我曾经建议有的学校建立校园纠纷调处委员会,由教师代表,家长代表,律师代表,法官代表,学生代表等组成,建立申诉救济机制,让教师,学生学会在民主的机制下解决矛盾冲突。受了委屈的北大女生高岩,不能只有自杀一途。那个师德师风委员会,不仅仅是自治组织,应该吸纳家长和社会代表参与,有听取各方意见的审理案件的程序机制。任何一方对处理不服,都可以申请启动复核程序。

 

说穿了,师生们不仅需要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更需要一套可以让正义生根的公正高效的申诉救济程序。师生恋不可怕,没有救济才是可怕的。特别是作为弱势的莘莘学子,更需要畅通的维权渠道。果如此,沈阳之流,也不致如螃蟹过街——横行霸道了孩子们生活的校园如此,我们大人们生活的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作者:jsrslssws.com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