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复仇背后是被害人权利保护的缺位

日期:2018-04-18 / 人气: / 来源:未知

大年三十,汉中发生张扣扣复仇杀人的惊世大案,举国哗然。网上对这种原始的同态复仇法,谴责的不多。为其叫好的,倒有不少。作为律师,我代理过很多刑事案件,常常感受到刑事案件被害人的无助。张扣扣也是几十年前一起刑事案件的被害人亲属。从张案中可以发现,被告人和被害人的境遇可谓两重天。凶犯坐牢回来,像得了奖。被害人一家倒像被判了无期徒刑。透过张扣扣血刃仇家的表象,看到我国刑事诉讼法在被害人权益保护上的诸多不足,社会才能进步。

 

   首先,我国刑事诉讼法缺少被害人上诉制度,这位司法不公埋下隐患。为确保被害人充分参与诉讼,一些国家(如瑞典、俄罗斯等)赋予了公诉案件被害人以独立的上诉权。而我国新的刑事诉法虽规定了公诉案件被害人有诉讼当事人的主体地位,但并未赋予其独立上诉权。刑事被害人是否应当享有上诉权问题,刑事理论界的研究热度一直不高,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大概是思维定势使然。自从公诉主义统领刑事起诉以来,被害人不仅将起诉权让渡给了国家,同时也失去了上诉权,在检察院不接受被害人的申请抗诉的情况下,被害人的权益很难被维护,但是被害人与案件结局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这为一些无良的检察官、法官徇私枉法,做案子,损害被害人利益大开了方便之门。如果允许被害人享有独立的上诉权,就能有机会纠正一审的偏颇。防止一审检察官与法官联合做案,官官相护,损害被害人利益。曾有一句话形容公检法“流水作业”的:“公安做饭,检察官端饭,法官吃饭”,如果再没有被害人的上诉权,那只有看他们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了。传统的思维是,公诉人代表被害人。但我认为,公诉人只能代表国家。要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赋予被害人上诉权,张扣扣一家当年对一审判决有不满,如果可以直接上诉,通过程序寻找正义,他也不至于对过了几十年前的案件还耿耿于怀。

 

    其次,我国刑事诉讼法在赋予被害方知情权和调查权上仍有很多不足。刑诉法对审查起诉阶段被害人代理律师的阅卷问题没有明确规定。《人民检察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则(试行)》(以下简称《规则(试行)》)第284条规定,“律师担任诉讼代理人的,经人民检察院许可,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与第278条规定的辩护律师的阅卷相比,第278条规定对辩护律师“应当”允许,无论任何情况下辩护律师都有此项权利。而第284条对律师代理人则是经人民检察院许可,可以“阅卷”。同是当事人委托的律师,却对代理律师阅卷多规定了一道批准“许可”的程序。而在司法实践中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几乎得不到检察院的许可也就是无法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这对被害人权利的保护是不利的。由于在司法实践中,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在大多数情况得不到检察院的许可不能够复制案件材料,代理人不能很好的了解被害人的情况,就无法很好的给被害人提供法律帮助,不利于案件的处理,也让有公平正义的律师有心无力。造成的后果就是许多律师也就不愿意再担任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这样以来被害人的权利更难得到保护,所以扩大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的阅卷范围是非常必要的。另外被害方律师的调查权仍然受到限制,需要得到有关单位允许。知情权和调查权受到影响,被害人真的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儿了。有的办案机关搞有选择性的司法公开,有选择性办案,“抓了芝麻,丢了西瓜”颇为常见。

 

   最后,不少被害人遭到杀害,伤害后的境遇很惨,附带民事诉讼只能赔偿直接物质损失和丧葬费用,对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以及被害人亲属的生活补助费用,精神损失费用一般只能另案提起诉讼。这是很不便捷的。我国法律应该扩大刑事案件被害人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增加惩罚性赔偿金额,提高犯罪成本。在暴力犯罪中,建议规定刑事被害赔偿应该不少于于民事侵权赔偿的两倍。另外,许多凶犯根本没有能力赔偿被害人损失,发生这种情况,应该建立国家救助制度。特别是发生暴力刑事犯罪,应该推定国家对被害人保护不力,由国家适当赔偿被害人损失。特别是不能陷入只要被告人坐牢了,民事赔偿就免了的误区。

 

    透过网上对张扣扣的美化,让我感叹咱们泱泱中华人心太古了。。(此处省略一万字)。美化凶手难道成了我们美好生活的唯一救赎么?希望大家多从张扣扣杀人案件中反思,不要盲目崇拜冷血杀手,要多提出立法建议,推动制度革新,才能人我两益,共创美好新时代。


作者:崔武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