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专断必生闹衙死磕之风

日期:2018-04-18 / 人气: / 来源:未知

崔武:司法专断必生闹衙死磕之风

 
   

因被害人父亲服毒,被告人就从无罪变死刑,这无疑是世界上少有的拍案惊奇。据报道,1996年8月,安徽涡阳大周庄发生命案,村民周继鼎一家五口深夜被砍,其女当场死亡。村民周继坤等五人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抓,因证据不足,阜阳市中院本已决定宣告五人无罪。之后周继鼎于法院内服毒自杀,阜阳市中院经重新评议决定判处五名被告人两人死刑、一人无期、两人15年有期徒刑。十几年来,服刑中的被告人及其亲属始终未放弃申诉,而直到昨日才被安徽省高院再审宣告无罪。

这起旧案之所以引起我的关注,因为这是一起“大闹大解决”绑架司法的典型。

从报道来看,在该案中,当地警方、检方在案件侦查与审查起诉环节上,堪称破绽百出。当地法院在控方证人当庭翻供的情况下,经合议庭和审委会评议认定证据不足,应按“疑罪从无”的司法精神,宣判被告无罪。然而,在被害人父亲周继鼎蹊跷地提前获知审委会评议结果,并赶在案件宣判前到法院服毒后,这起相对单纯的案件因“出了人命”而变得复杂起来。本来,被害人父亲的服毒身亡,与案件事实并无直接关系,不能据此而打乱法院对案件的事实认定。可在涉事法院领导看来,案子还未审结,就闹出了人命,可谓事态严重,所以判决结果根据领导们的“批示精神”直接改变。

因被害人父亲服毒,被告人就无罪变死刑,这无疑是案外因素影响司法裁判以致酿成冤假错案的典型。一直以来,一些地方在维稳大于维权的思路下,司法实践中长期通行的是“谁会哭谁有奶吃”,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从生活中大量的闹访事件到本案中被害人父亲的以命死磕,某些司法机关都毫无例外地迁就了受害方情绪,而酿成了枉法裁判。

一些律师在辩护过程中,也不得不以死磕方式来辩护,似乎专业已经没有勇气来得重要了。前些时间,一些善于闹衙的死磕律师受到了法律制裁。一些会闹的当事人被以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受监服刑。但是闹衙死磕之风并非绝迹,甚至还时有所闻。

    涡阳的这起五周杀人案,被害人父亲周继鼎,为什么要喝下农药?值得我们深究。我认真看了案件的报道,我想如果公安在侦查的时候,没有刑讯逼供,也不至于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远。正是由于公安抓错了人,正是由于公安将错就错,导致放过了真凶,贻误了破案的最佳时机。案件发生逆转,被害人难免急火攻心。被害人父亲周继鼎只是听说了要对五名被告人要做无罪判决的结果,他有没有了解案件的证据体系?他有没有全程参与法庭审理?如果他能有机会复制到案件的卷宗,如能他能参与司法的全过程,内心确信这是一起冤案,他怎么可能认为判决无罪是放纵罪犯?现行刑事司法程序,被害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证据难复印,进展靠打听,上诉没机会,抗诉靠批准。由于信息不对称,所以他在法院喝药水也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正是由于司法专断,司法机关的善意与谨慎收获的多是当事人的误解与埋怨。唯有司法公开和司法民主,才能消弭当事人的敌意与死磕。在侦查报捕阶段,如有能及时向被害人被告人展示主要证据的程序,刑事侦查环节能设置一个羁押听证程序,这起歹戏可能就演不下去了。公安机关就能及时调整侦破方向。在法院审理阶段,如果有陪审团参与,哪有领导批示的空间呢?更不用说,冤案哪要拖上二十年时间才能改判!重大命案,由陪审团审理,确有必要。公安要破案成绩,检察官要贯彻领导意图,法官要顾虑利害得失,他们都要食人间烟火。唯有抽签临时召集的陪审人员能摆脱各种羁绊。不要怕陪审员不懂法。公开审理,公开直播,在事实真相面前,要相信公众的雪亮眼睛。

 涡阳五周杀人案的昭雪告诉我们,司法专断无疑助长了闹衙死磕之风。专断害怕公开,害怕民主。只有司法公开、司法民主才能让正义看得见。现在的司法公开和司法民主要比二十年前好多了。但是要避免选择性公开和选择性民主,特别是对命案的侦查、检察、审理要严格设置必须公开的环节。羁押听证、排除非法证据的庭前会议、庭审直播、陪审团参与这些重要的环节很重要。也是中国司法进步值得期待的增长点。我们由衷期盼司法改革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


作者:崔武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