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崔律师代理“民告官”

日期:2019-03-14 / 人气: / 来源:原创

旁听崔律师代理“民告官”


                        
 
“崔律师,今天全靠你了。” 2018年3月6日下午12点50。某知识产权法院门前。一位老板模样的人唠叨不停。
 
“我们本市不是有法院吗?这个案件怎么会在外市审理?”原告第一次参加开庭,一脸疑惑地问到。
 
“行政案件和民事、刑事案件不同,为避免行政机关对行政案件的审理造成干扰,我省实行异地审理。我们这个案件与一般行政案件又有所不同,涉及知识产权范畴,专业性比较强,一般行政庭还审不了,故今天在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崔武律师解释道。
 
2018年原告因被举报涉嫌侵犯“小马”驰名商标,构成侵权。以及冒用生产许可证的等行为,被地方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210万元的罚款加没收1500辆电动车的处罚。但在处罚时原告已经向工商总局申请了商标,且是在试生产阶段,原告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后被维持原决定。
 
此刻还未到开庭时间,崔武律师此刻也是眉头紧锁,手中抓紧准备着开庭需要的材料。这个案件难度较大,被告是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区政府,被告认为原告“马牌”电动车侵犯了第三人小马电动车公司商标,构成侵权。
 
只见一群穿蓝色制服的人走进来,对方称是被告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人员,第二被告区政府的代表紧跟其后,长长的被告席已经坐不下了这么多人,辅助人员坐在听众席。回望我方代理律师二人加上原告,一起才三人,对方庞大的阵容显得我方更加劣势。
 
这个比较棘手啊,我作为助手坐在旁边感叹道。这个案子被告的工作做得也比较细致,从开庭前被告提供的证据来看,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调查和听证笔录中均有原告签名,原告称调查时大盖帽讲只要签字就罚两三万的情况从材料上也体现不出来。
 
  崔武律师此时却很镇静,随着书记员、法官的进场,书记员核对完在场人员身份、在宣布法庭纪律、询问是否要申请回避后,一声开庭的法锤声音回荡在法庭里,审判正式开始了。审理进入到了法庭调查阶段。
 
首先是原告陈述诉讼请求,崔武律师陈述了原告方的请求。原先起诉时曾请求确认被诉的行政处罚明显不当,应予撤销,责令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此时,崔武律师因为取得新证据,当庭变更诉讼请求,要求确认被诉行政处罚行为违法,应予撤销。并陈述了案件的事实与主要理由。这一变更的诉讼请求让被告有些措手不及,但被告自认为横竖有理,不要求延期开庭。
 
  随着法庭调查阶段的开始,被告拿出厚厚的证据,举起材料开始照本宣科,显然是有备而来。被告虽然提供了厚厚的证据,但崔武律师目光敏锐,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崔武律师从程序上指出了被告看似完备的证据中存在的瑕疵。不仅从举报信上看不出举报人向谁举报,而且对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清理1500辆电动车也缺少现场清点1500辆车的证据。说明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中存在不少漏洞。同时对于市场监督管理局在调查笔录中记载的信息,崔武律师也指出了其中的错误,并强调了原告被调查时由于惊惶失措,对车辆委托加工的情况也未说清楚。崔武律师更指出:“被接受询问的两位证人系原告的合作方,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怕被处罚秧及自己,从而诿过于原告,故其未授权使用生产许可证的证言不足为凭。”重证据不重口供,行政处罚也应该如此啊。
 
即使是这样,离扭转不利局面还差很远,法官也不会轻易因为这些瑕疵而判决原告胜诉,行政案件想要胜诉何其之难。除了证据确凿、理由充足充足之外,还需要律师的临场经验,法官的秉公执法。
 
想要改变案件结果,最重要的还是证据,要足够证明“马牌”没有侵犯“小马”的商标权。开庭前,原告告诉律师,“马牌”商标已经通过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注册。崔武律师听到这个消息后像吃了兴奋剂。“行政案件需要善于抓住有利的证据,尽一切的努力”。这也是崔武律师的不懈追求。
 
法庭上好热闹。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对方认定“小马”与“马牌”的主体都是马字,且无其他修饰语,足以认定“马牌”与“小马”构成相近或相似。崔武律师则从“马牌”的图形、颜色,车牌的其余宣传语等方面证明我方的车牌与小马存在显著差异。而且原告的车牌上并未加注注册商标字样,《商标法》有明确规定“商标注册人有权标明“注册商标”或者注册标记”,没有获准注册的商标如果标注的话,便属于假冒注册商标,且有可能构成商标侵权。原告的车牌上并未标注注册商标字样®,并不构成侵权。同时,崔武律师也当庭提交了新的证据,证明“马牌”已经通过国家的商标注册。倘若“马牌”浑水摸鱼构成侵权,那么国家商标局经过一年多的审查也不会同意原告注册。
 
这个证据就像一颗炸弹落在对面战壕里一样,一下子炸开了锅,对方非常吃惊,面露不安之色。
 
接过我方提交的材料后,抓紧研究了起来。随着辩论的展开,对方抓住我方提供的商标注册种类问题仅是手推车,指出“马牌”商标并未注册电动车的种类,那么该证据应不能证明其合理使用商标的效力,不能证明“马牌”未侵犯“小马”的商标专用权。对方指出这点后颇为得意。
 
我方崔武律师早有准备,指出: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不仅是同类产品,相邻的不同产品也受保护。“小马”做为驰名商标,如果侵犯驰名商标的专用权,国家知识产权局为何不审查?我方认就是有显著差别,另外国家知识产权局也认可了,不然不会同意我方在同样的十二类注册“马牌”商标。
 
崔武律师另外强调:原告“马牌”就是取自于“马牌电动车厂”的商号,有企业名称使用权,另外原告在使用时已经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注册商标申请,并且使用时并未加注®商标字样,不应当构成侵权。被告的处罚行为不仅侵犯了原告合法使用商号的权利,也使得原告的商誉授信受到严重的影响。由于被告的处罚行为,原告被迫必须全额垫资才能取得供应商的配件,对原告的生产经营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崔武律师指出:市场执法,不能有教条主义,并阐述了教条主义的危害。审判席上,三位法官听得很认真。崔武律师一向强调要政治家办案,法庭辩护也要讲政治,今天算是领教了。
 
双方举证完毕,法官询问了被告几个问题,由于被告没有答得出来,法官要求当事人下次开庭时必须给个明确的答复。
 
“由于本案与第三人小马公司有利害关系,加之案情复杂,需要研究。今日暂且休庭,现决定通知第三人小马公司到庭,择日再审。请当事人核对笔录并签字。”法官敲了一下法槌,结束了双方的唇枪舌剑。
 
“旁听这次开庭,很受教育。”委托人情不自禁地夸起了我的指导老师。法官也走下审判席,和崔武律师交流。
 
我聚精会神地学习他的庭审代理艺术。一个好的出庭律师,不但要知识丰富,还要反映灵敏。所谓“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吧”。
 
 

作者:蒋忠顺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